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频道 >文本: 李智慧:中国的普惠金融科技先行 行业制度还需继续完善

李智慧:中国的普惠金融科技先行 行业制度还需继续完善

来源:百度新闻 时间:2018-09-15 02:05:30 编辑:上海市 浏览:58 手机版

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未来创发中心高级顾问李智慧
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未来创发中心高级顾问李智慧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9月14日,由凤凰网wemoney 主办的“第二届新金融 普惠实践峰会”在北京召开,峰会主题为“从普到惠,新金融普惠实践”,和讯互联网金融对论坛进行独家全程图文报道。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未来创发中心高级顾问李智慧在论坛中表示,中国的普惠金融或者金融科技,科技先行,技术先行,技术层面我们走的非常快,可以说是走在世界的前列。但是制度或者是机制包括风险的控制,或者是如何将有用的信用信息沉淀下来,这方面我觉得我们还需要进行一个相关的完善

以下为嘉宾发言:

首先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日本普惠金融的总体概况。先从支付手段看一下,中国在结算账户、银行卡这方面跟世界上的差距并不是很大。这张图主要是中国和日本的对比,蓝色的是日本的数据,橙色的是中国的数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和日本差距比较大的主要还是在信用卡的普及率,还有ATM普及率,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商业银行,每十万人的商业银行数量。从这点上来讲,因为银行的便利还有ATM的普及,日本的支付手段还是集中在银行间还有现金为主。

另外日本还有一个特点,他们在九十年代有一个金融科技的创新,所以他们有很多非金融机构参与到金融服务中间。所以在支付手段里面,大家可以看到中间有一个叫做便利店ATM,也就是说日本的便利店它有设置银行ATM,是由便利店主导来进行设置的。这个ATM可以连接基本上是所有的银行。日本的ATM是遍布大街小巷,便利店主导的ATM在日本总计五万多台。

此外,日本的非金融企业参与到支付行业,比如说乐天是日本最大的电商,Suica是日本最大的铁路公司,PASMO也是日本的铁道公司,ID是日本的通信公司。这些都是日本的非金融企业他们发行的预付型的电子货币,这些电子货币已经为日本大部分的人所利用。我可以提一个细节,美国的苹果支付要进入日本的时候,他们选择的合作对象不是金融机构,而是日本的Suica,也就是日本的交通铁路公司发行的电子货币。

金融机构服务和授信业务的总体概况,我们也可以看到,日本在中小微企业的贷款方面,他们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是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这点刚才张所长也说到了,中国今后要完善政策性的金融服务。大家可以看到红线这一块,政策性的金融机构还有包括信用银行,信用金库,还有农村合作社、农协,还有信用保证机构,我们红线圈起来的部分就是日本主要针对中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性金融机构。融资数额也是比较大的。这个是有一个历史渊源的,因为日本经历过一个泡沫经济的破灭,还有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几个危机之间中小微企业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为了使经济更加健康的发展,他们逐步完善发展了政策性的金融机构。同时不仅仅是建立机构,他们还通过建立相关的机制,这里主要有风险管理机制,信用保障,农业保险制度,信用信息,还有担保注册制度,使得中小企业能够享受到更加便捷的金融服务。

下面我会详细的做一个解说,首先我们再回顾一下中小企业在日本中的地位,日本的企业构成来看,日本的企业99%是中小规模的企业,大企业只占到日本企业中的0.3%,大部分的大企业是在千千万万中小企业支持下发展起来的。这些中小企业他们中间也不乏很多长寿企业,历史上超过一百年以上的将近两万多家,从这点上来讲,中小企业能够健康发展,跟他们的金融体系各方面的支持也是有非常分不开关系的。

对于中小企业金融的支持,日本是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基于企业间信用的供应链金融,另一方面是银行做的相关的金融支持。刚才张所长也提到了,我们的金融要金融企业和非金融企业合作起来把供应链打开,日本这两方面的协同是比较好的。日本的供应链金融由两部分组成,即由企业间信用决定的部分,以及由银行等机构对包含企业间信用在内的商业活动(订购→库存→应收账款→(票据)→付款)进行的后方金融支持的部分。基于企业间信用供应链的发展,对中小企业的信用创造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什么叫做企业间的信用创造呢?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融资,对于中小企业的融资仅仅是基于单个企业的实际业绩或者不动产担保的话,那么对于中小企业的负担来讲是非常重的,如果可以基于他们在供应链实际上的库存、应收账款,也就是说他们的实际商业活动,实际存在的交易来进行融资的话,那么企业的负担就会相对的减轻。

到八十年代前期为止,日本基于企业间信用的金融,也就是说支付票据、应收票据的贴现,这个图中红色部分和蓝色部分,这两部分的金额总数,实际上超过了金融机构贷款的金额,为企业间的信用创造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企业间的信用创造如何发挥它的作用呢?实际上日本主要有三点,一个是法律制度、基础设施,还有平台。其中最关键的这两点,第一点就是企业间的信用结算的可靠性。它包括票据交换和拒付制度,保护中小企业的法律(承包法),另一点是企业信用信息基础信息的建设,包括建立全面的金融信息数据和方便利用的调查机构。

刚才讲了很多企业间信用体系的创造,我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日本的票据和中国的票据的区别,首先我这里讲的日本的票据相当于中国的企业间承兑的商业票据,也就是说它不需要银行进行承兑,也不需要提前汇入结算资金,它本身就代表企业的信用,也就是说卖方对于买方一定时期还款的宽限,就是一个企业对另一个企业赋予的信用。这个企业信用的票据为什么在企业信用创造中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呢?因为它也一个票据法在后面做支撑。也就是说你这个票据到期一定是可以被支付的,也就是说它有结算的可靠性。如果你这个票据到期可以随便拖延或者是刚才说到的3A的企业也可以产生违约,那么它就失去了信用,没有人愿意接受你这个票据作为支付手段,那这个信用也就无从产生。如果你这个票据到期一定可以得到支付,那你的支付纪录就会产生一个信用信息,这个信息进行长期的沉淀,那么就可以形成一个个中小企业的信用信息数据。

为了让这个机制更完善的运行,日本建立了一个票据的简易仲裁制度。因为票据在交易过程中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原因,也许有正当的原因可以不进行支付。如果你到期有正当的理由不支付的话,你可以向仲裁机构提出仲裁,但是你提交仲裁的时候必须提交相应的保证金,也就是相当于票据的金额保证金,来证明你是有能力支付,但是你是有理由来不进行支付的。经过仲裁裁决你这个要求是正当的,就可以不支付,也不会对你的信用产生损失。如果你是没有正当的理由不进行票据的支付,非正当理由的拒付累计两次就会导致交易停止,也就是说所有的银行都不会跟你的企业进行交易,企业的结算将无法进行,这个企业等于进入倒闭状态。因为有这个强有力的制度方面的支撑,日本企业间信用的发展还有票据制度是非常健康的发展起来。

时代在变化,之前是纸质的票据进行交易,会产生多重的兑付或者有造假,会有这些缺点。日本建立了一个叫做票据的电子债权记录制度,它是指定有一个国家信任的机构进行电子票据的债权记录。日本的大型银行三菱东京银行也是日本的一个电子记录债权的机构,通过电子记录债权一方面可以让记录进行统一管理,另一方面也规避了一些纸质票据所拥有的问题。

反观中国现在,因为我们进入金融科技的时代,我们可以吸取他们的一些制度方面的一些好的地方。从技术层面上来讲,现在我也参加了很多中国国内的峰会,比如可以通过区块链或者一些新兴的技术来进行这方面的一个记录的整理,公开和共享,这个我觉得我们都可以进行一个探讨。当然在这个探讨的基础上,日本可以参考的是它后面有一连串的制度来保障它的票据可靠性和信用信息的积累,因为你如果信用信息没有一个正确积累的话,那么这个企业到底是3A还是2A,它虽然有拒付,到底是有理由的拒付还是没理由的拒付,这方面没有进行梳理,有用的信用的信息就无法沉淀,无法形成。

我刚才讲到信用信息的积累,中国现在也需要建立完善的征信体系,这个是日本的征信体系的概要图,从信息源来讲,包括官方的信息,还有其他个别的企业信息,他们中间有一个信用调查机构,这个是民间的信用调查机构来对这些信息进行一个整合,整理,梳理,然后定期公开给会员企业或者是金融机构,我刚才提到的票据信息,票据交换所的信息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用信息,特别是中小企业的信用信息,它也是提供给信用调查机构作为征信信息的一部分。

接下去我用一点时间讲一下日本的金融科技在普惠金融的应用。首先日本的金融科技发展背景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回顾。实际上张所长也说了,科技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主要是金融机构内部,主要是以提升金融机构的效率为主。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时候,九十年代后期,日本实施了金融自由化,在这个政策背景下,有非常多的非金融企业进入到金融领域,就类似我们现在的电商进入到金融领域一样的。当时他们进入到金融领域主要是流通企业,还有铁路交通公司,也就是说跟消费者有接触点的这些非金融企业进入到金融领域。刚才说到的非金融企业发行电子货币,也是这个时期。最近由于智能手机普及,发展了一些智能手机支付,还有个人金融资产的管理,金融科技企业开始逐渐的发展起来了。

目前整个日本金融科技企业有哪些领域呢?主要还是集中于支付、付款、理财、融资众筹、安全、区块链、大数据、个人资产管理等,从这些领域和企业的数量来讲,远远不及中国。所以从这点来讲,中国的金融科技是走在世界的前列。这里面的融资众筹还有财务管理这块,很多的企业还是服务于中小企业的。

我顺便提一下P2P,大家非常关注的领域。首先P2P在日本是很难发展的,刚才我们看到整个日本的金融科技企业俯瞰图也没有看到非常有规模的P2P公司。首先从金融危机以后伴随着资本管理的强化,其他国家产生了信用缩小,而而日本由于完善的中小企业融资机制,受这样的影响相对比较轻微。刚才我也提到,由于日本的政策性金融的普及,信用保证协会的存在,负利息政策,银行的过剩等因素,他们中小企业贷款的门槛还是比较低的,所以从宏观环境来讲,这个中小企业在这方面他们的需求不是非常大。

另外从制度层面,日本有一个利息上限法,它的利息是20%到15%,也就是说这些金融科技企业逐利空间非常小,没有非常大的逐利空间,也就没有什么动力来做这件事情。所以说从宏观环境和政策影响,这也就是日本的P2P没有疯狂发展动力。

我刚才提到日本的金融科技这一块他们中小企业会计的服务。举个例子,有一个叫做MONEY FORWARD的日本比较知名的金融企业,他们开发了一种叫做云会计服务,也就是说帮助中小企业进行财务管理、将企业的发票信息,收款信息,工资信息,企业间清算信息等这些信息上云,使他们会计的处理更加有效化,也可以帮助中小企业的经营者更加及时的把握相关信息。另外他们还可以利用积累的会计信息,他们提供了交易型贷款的辅助。也就是说中小企业的这些交易信息是可以在云上实时掌握的,所以就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将其积累的会计信息提供给金融机构,使得中小企业可以更加省力、方便的从金融机构获得融资,从这两个案例来看,日本的FINTECH企业主要还是处在一个辅助的作用,并没有跳到前台来,主要还是处在连接金融机构和用户(包括个人或者中小微企业)的一个角色。

剩下三分钟的时间,我简单说一下对中国的启示。我们刚才也讲到中国的金融科技或者是普惠金融现在是处在发展的阶段,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金融这块。我们的理解是电商,在阿里巴巴的生态圈,或者在某个电商的生态圈里面,所有的数据都在电商平台有所沉淀,所以电商型的中小微企业相对容易的可以得到金融服务,这种EC型中小微企业的金融已经发展的非常好。另外在有核心企业的供应链金融,比如说依托于某一个汽车制造商,依托于某一个家电制造厂商的1+N的模式,也已经逐渐的发展起来。如果要从日本的经验来产生启示的话,我觉得中间的空白地带,也就是企业和企业间,中小企业和中小企业之间的交易,这方面如何基于他们的供应链的信息来发展中小企业的供应链金融,这个是中国今后需要考虑和需要完善的部分。这方面可以参考日本的相关机制。

另外还有各方面的非金融企业(比如物流仓储这些企业)和金融机构,他们之间的信息如何进行整合和共享。

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在制度层面,我觉得中国的普惠金融或者金融科技,科技先行,技术先行,技术层面我们走的非常快,可以说是走在世界的前列。但是制度或者是机制包括风险的控制,或者是如何将有用的信用信息沉淀下来,这方面我觉得我们还需要进行一个相关的完善,包括刚才讲到的企业间信用结算的可靠性的建立,供应链上信息的公开和共享,还有信用信息如何去在部门间或者是在企业间,在金融机构跟非金融机构之间共享,这个是我们今后从制度层面需要考虑完善的地方。

以上就是我的演讲内容,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微软无意公布加密版Windows10 Build
    快乐玻璃杯270关怎么过 第270关通关
    武林外传手游万里分山见云平获得方法
    节约投资三千万 创新覆盖无天线 <BR>
    《觉醒计划》游戏演示视频分享 游戏
    市城管局(林业局)组织各区城管部门召
    陆良农田装上“异性”杀虫灯(图)_科

本月排行